梨子酱la

【卡鸣新年祭 03:00】小别(R)

【卡鸣新年祭 03:00】



无脑甜文垃圾车幼儿园文笔

请不要深究背景设定哈

卡鸣已交往设定

----------------------------


(1) 

静谧的街道被笼罩在月色里,结束这个冗长得过分的会议,卡卡西从会议室出来时已经过了十二点,跟与会的其他上忍道别后,才抬着有些困倦的步伐慢慢往家里的方向走。好不容易把这个争论了半个多月的方案确定下来,总算能够喘口气休息一阵子了,不过卡卡西倒并不急着赶回家,那个人又不在,空闲下来反而闲得让人焦躁。 

鸣人到风之国执行联合任务已经有三个月了,出于任务的保密性,除了偶尔有几封密件送到火影办公室,这段时间几乎跟人断了联系。这并不是鸣人第一次执行这么长时间的任务,毕竟对于忍者来说任务时间长达数月甚至数年也不少见,但这还是他们确定关系后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车门在这里:



祝大家新春快乐,鼠年大吉~




至于为什么新年贺文写的像是生日贺文

只是因为懒得改了。。



总是小赵在追,也该让韩少投怀送抱了

顺便开个婴儿车

【仙花】相伴(1-2)

(1)

傍晚,随着“哔”的一声哨响,球场上紧张的训练终于结束,汗如雨下球员们一个个瘫倒在地,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还能坚持走到休息区。

梳着奇怪的朝天发的黑发男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拿起水杯,欣慰地发现手已经没一开始的时候那么抖了,拉起嘴角仰头灌了一口水,冰冰凉凉的感觉一下子冲散了夏日的烦躁。

经过将近3个月的训练,这些来自日本各地的优秀篮球运动员的脸上已经没了一开始的兴奋,

疲惫爬满了每个人的脸。刚刚还留在球场上的队员们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诺大的空间却除了喘气声以外没有其他说话的声音。

今年的日本少年队集训神奈川只有九个人入选,在全国大赛上拿了亚军的海南占了五个席位,湘北只有赤木和流川入选,剩下的两人则是翔阳的藤真和陵南的仙道。第一天集合的时候,仙道苦笑着对藤真说,我们都是孤家寡人啊。

藤真对他一脸嫌弃,“要不是鱼柱退出今年我可能还来不了。”

看似对周遭的事情都毫不在意的仙道彰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有个熟悉的队友的重要性,每天的魔鬼训练过后,年轻的球员们基本累得话都说不出来,倒头就睡,除了篮球以外的话根本说不上几句,转眼集训却要落下尾声了。

或许少年队的集训确实是对球员的成长很有帮助,然而对于仙道来说,这样的训练实在过于乏味了,看到隔壁湘北队的那位冷面球员,一整天说不超过三句话,仙道就会尤其想念他的那位总是精力充沛的红发队友,要是他在的话,那些枯燥的训练对他来说肯定不在话下,绝对会变得很有意思,说不定他们那位严肃古板的教练还会被他气到吐血。想到这,仙道忍不住笑出声来。

“在想什么呢?”藤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过去这几个月,两个“孤家寡人”倒是熟了不少,庆幸藤真也是个容易接近的人,没事还能随便聊上几句。

仙道把饮料递给他,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我只是在想,樱木没来真是可惜了。”

听到这个名字,藤真喝水的动作顿了顿,“是啊,听赤木说,他似乎伤得不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归队,真是可惜了他的天赋。”

仙道没有接话,他可惜的并不是这个。

樱木受伤住院的消息是他跟父母去国外度完假回来才听说的,仙道跟几个队友问了他的他住院的地方,不过没有人有确切的消息,就连相田也不清楚。既然陵南的人不知道,那么他的队友们总该知道吧。集训时见到赤木,这个在湘北队里如同兄长般的人听到他的问题后却摇了摇头,“那小子要强得很,不让我们告诉其他人,抱歉了。”

也是,这确实是樱木的作风。虽然好奇,但是照赤木的性格估计他也问不出什么了,这个问题便在他心里压了下来了,本想着另外再找机会问问,没想到集训倒是默默地结束了。

集训一结束,暑假也到了尾声,眼见就要开学了,仙道赶忙给自己放了几天大假,每天都跑去海边钓鱼。由于鱼柱的退部,新学期就是他担任队长职务了,很快又到冬季选拔赛,又有得忙了。队长什么的,他根本没想过要做啊……

吃过早饭,仙道坐在客厅擦拭着自己的渔具,在厨房里活忙了老半天的老妈提着准备好的便当放到他跟前的茶几上。

“阿彰,你赶快整理整理就出去吧,别让你爸等急了。”

“好。”把擦好的鱼竿工工整整地放回包里,站起身打着呵欠回房间换衣服。

在医院工作的老爸最近刚换到疗养院上班,仙道经常去钓鱼的地方正好在那附近,温柔体贴的老妈便差遣起自己的宝贝儿子,让他去给辛苦工作的父亲送饭,反正也顺路。

虽然是仙道家医院的附属疗养院,但作为院长的父亲之前长期都是在医院本部工作,仙道来的次数也并不多,就算平常钓鱼会经过这,也仅仅是路过。哦对,少年队集训的地方离这里也不远。

那张跟爸爸相似度极高的脸让他在疗养院一路畅行无阻,把便当放在院长办公室的桌上,老爸却刚好开会去了,仙道没见到他人。

仙道提着自己的渔具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穿过长廊,惹眼的身高给他增加了不少回头率,两侧的病房里传来不同的关于他的说话声,经过他身边的护士小姐红着脸盯着他窃窃私语。

仙道无奈地笑着挠了挠下巴,要不还是跟老妈说下次别让他来了吧。

疗养院特地选在了海边,从长廊穿过去走到后门就能看到一大片金灿灿的海滩和湛蓝的大海,优美的环境有助于病人的康复。

走出门外,明媚的阳光照到眼睛里刺目得让人一时睁不开眼。仙道抬起手放在额头上,皱着眉头撑开眼皮,过了好几秒才适应了光线,却远远地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白色短裤的高大的身影向他慢慢走进,更刺眼的还有他那一头鲜艳无比的红发……

“哈哈哈!本天才就说嘛,这些东西对天才来说都是小事……”红发男孩一边拍着他身边矮了他一大截的医生的肩膀,一边张扬地笑着,熟悉的爽朗的笑声让他突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樱木!”专心聊天的家伙似乎还没看到他,仙道举起胳膊朝他挥了挥手,笑得如阳光般灿烂。

被大声打了招呼的对象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到站在后门台阶上的人,顿时停下了脚步。仙道跟他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没有从他脸上等来预想中的惊喜或者常见的嚣张挑衅,只见他圆溜溜的大眼睛对上他的目光,朝气蓬勃的脸霎时变得铁青,时间停滞了几秒过后,同手同脚动作僵硬地做了个向后转,随着一声响彻整个海滩的“啊”,才出现没多久的红发男孩迅速逃离了现场……

 

(2)

那天之后仙道开始勤快地往疗养院跑,樱木还是见着他就躲,猫抓老鼠的游戏玩了好几天,直到樱木被护士姐姐严厉地教训了说不能在走廊乱跑,这场小闹剧才画上句号。

被下了禁足令的樱木气鼓鼓地躺在床上,挑着眉,圆圆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不断向他投掷着眼刀,不过以眼杀人这个技术早就被印证过没什么用了,对风轻云淡的仙道彰更是如此,无论他怎么骂他,他还是一脸高兴的样子。

进来给他量体温的护士小姐开门就发觉气氛不对劲了,记录完体温,看着这个心理年龄跟身高严重不服的大个子还撅着嘴,好笑地拿着笔在他脑门上敲了敲,“还在闹脾气呢?你这几天乖点,护士长就让你出门了。”

“还不都是刺猬头的错!这家伙是本天才的敌人,他肯定是故意来看本天才笑话的。”樱木不满地抱怨着,说完又狠狠地瞪了一旁安安静静坐着的仙道一眼。

“人家仙道君是特意来看望你的,还给你带了那么多零食,你也对人家好点啊。况且怕打针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啊——田中小姐!”企图用大声掩盖打针二字的樱木已经来不及了,听见仙道噗哧一笑,蜜色的皮肤在可见的速度下从脸颊涨红到了脖子,手忙脚乱的挣扎着要坐起来,“我才没有……”

话还没说完却被比他快一步的护士小姐重新按回了床上,“樱木!不是跟你说过你坐起来不能急吗,要再伤了怎么办?”

“可、可是……”突然受到厉声责备的男孩气势瞬间被灭了一大半,还没说完的话堵在喉咙,挤出来的句子也变得断断续续的,“本天才才不怕打针,只,只不过……”

“好啦,你乖乖躺好。”樱木支支吾吾地怎么也说不清,急的眼睛都红了,护士小姐却没听进去多少,合上手里的本子转身就走,走到门边还不忘回头嘱咐了一句,“两人千万不能吵架哦。”

“田中小姐……”被迫躺在床上的男孩一脸委屈地朝着护士小姐离开的方向伸长了手,像是还企图挽留什么。眼见着房门被关上,像泄了气的气球失力地瘫在床上。

安静的病房里仅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樱木一抬眼就注意到那个笑眯眯的家伙还在看着他,脸上的红晕又深了几分。

“刺猬头!刚刚田中小姐说的都不是真的,我才不怕打针……”樱木刻意抬高了声量辩解着。

“嗯嗯,我信你。”出乎意料的,作为“敌人”的仙道并没有嘲笑他,对着他也是一脸诚挚的样子,但是那温和得像是哄小孩的口吻却让樱木憋了一口气,想骂却骂不出口了。

“可恶……”

仙道听见樱木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看着他动作缓慢地给自己翻了个身,拉过床头柔软的枕头,像鸵鸟一样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

从来没见过的篮球场下的樱木让他觉得有趣极了,比几个月前长了不少的红发没有像他一样打发蜡,软软地落在洁白的床上,衬得颜色更加鲜艳。看不见表情的脸被严严实实藏起来,却轻易被涨红的耳朵暴露了心情……

仙道好笑的撑着下巴看着他,在遇到樱木之前他是想象不到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差不多高的男孩还会有这么单纯的一面,身上总有一种不会让人感到任何别扭的可爱。不过这种话他不敢当面跟他说,好强的怪力男可能会把他揍趴下。

可是,如果不快点把人拉出来,这家伙会憋死的吧。

“呐,樱木……”仙道起身拉着椅子坐到他床边。

樱木听到动静,在心里不停地念叨着“不听不听”,二话不说拉起被子盖住了脑袋。

仙道扯了扯他的被子,拽都拽不动。明显遭到拒绝的男孩并没有放弃,勾起了嘴角,带着讨好地语气缓缓开口,“田中小姐刚刚说的那些我什么都没听到。”

樱木把被子又抱紧了几分,摆明了不信。

这种骗小孩的说法果然还是行不通的吧。仙道无奈地笑着,脑子快速地转着,过了会,又改口说道,“要不这样,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样就公平啦。”

听到这话,被子里的人似乎有了些反应,却还是不说话。

“说出来樱木可能也不相信,其实啊……”仙道知道他在听,拉长了尾音,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我怕黑……”

哈?!

樱木猛地拉下了被子,露出那张孩子气的脸,脸颊还红红的,清澈的琥珀色眸子里写满了不信,“这算什么秘密啊!”

“可是人家说的都是真的啊,到了国中还不敢一个人睡,现在晚上也要整晚开着灯才睡得着……”黑发男孩尽力扭曲着自己英俊的脸蛋,摆出一幅委屈巴巴的样子,让自己看上去可信点。

看到樱木的表情有些动摇了,他又再接再厉,“这件事樱木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要是被我们学校的女孩子知道了,就没人喜欢我了……”

女孩子这三个字似乎戳中了樱木的点,一想到陵南那些篮球队女粉丝们背地里嘲笑这个刺猬头,说他怕黑,说他没有男子气概,这家伙的帅气形象肯定一下子就崩塌了。

这样想想确实挺可怜的,想通了的樱木给自己打了个响指。

“咳、咳……”樱木握住拳头轻咳了两声,仙道眉毛皱成八字地望向他,“那个……其实怕黑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虽然不是很帅气就是了。不过只要你不乱说话,本天才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说完还一脸同情地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这就是我们的约定咯?”仙道总算收回了脸上古怪的表情,微笑着看着樱木。

“哦哦……”刺猬头这么说似乎也没错。

“那我们拉钩。”仙道伸出了右手尾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拉钩就拉勾!”樱木像是做出什么重要决定似的,一脸严肃地勾住了他的手指。

从这天开始,生活似乎开始变的不一样了。


tbc